毛泽东为何在新中国前总结党的经验

发稿时间:2019-07-24 10:33      编辑:天津先锋网

  1949年6月30日,新华社播发的毛泽东长篇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深入系统地阐发了人民民主专政的理论,为即将成立的新中国人民政权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这篇文章从纪念“七一”和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切入,反映了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走向新社会的历史关口,毛泽东对一系列重大问题的思考。

  认识新中国离不开总结党的历史经验

  在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时候,毛泽东提出要写一篇重头文章,目的是要向党内外、国内外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所总结的根本经验和继续前进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对于这件事,毛泽东非常看重。1949年6月24日,他曾告诉秘书胡乔木:“写一篇纪念七一的论文。”这篇论文,就是著名的《论人民民主专政》,由毛泽东亲笔撰写。

  之所以在这个时间节点总结党走过的道路,一是要找到一些规律性的经验,二是要从中得出一些结论。这些经验和结论涉及到党的根本。

  毛泽东在文中总结和提到的经验中,特别强调以下几点:一是到现在为止,中国人民已经取得的主要的和基本的经验,就是这两件事,即:在国内,唤起民众,结成国内的统一战线,并由此发展到建立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在国外,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的民族和各国人民,共同奋斗,结成国际的统一战线。二是积孙中山探索四十年的经验和中国共产党探索二十八年的经验,中国人民选择的道路“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这里讲的“一边倒”,着重是讲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三是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无产阶级为什么“取得了基本胜利”,毛泽东给出的答案是,因为有“战胜敌人的主要武器”,那就是有区别于其他阶级和政党的一个党、一个军队、一个统一战线。提到中国共产党,毛泽东特别强调她是“一个有纪律的,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装的,采取自我批评方法的,联系人民群众的党”。总之,不了解党的过去,就不明白将要走向何方。

  毛泽东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思考了哪些重大问题

  站在社会历史的巨变面前迎接新中国,毛泽东通过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思考了哪些重大问题呢?从《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可以得到一些答案。

  有关中国共产党人在理论上的坚定性。理论上的坚定性,是毛泽东写这篇文章首先要强调的问题。毛泽东开篇强调,“是共产主义者”,要树立正确的宇宙观,即正确的历史观。他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懂得一些人类社会发展的真理,一是得益于二十八年的革命实践,二是得益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他说:“党走过二十八年了,大家知道,不是和平地走过的,而是在困难的环境中走过的,要和国内外党内外的敌人作战。谢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他们给了以武器。这武器不是机关枪,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在文中反复强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建立中国共产党、理论武装这个党,以及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实践从而使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等方面的极端重要性,他指出,“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毛泽东提醒人们,观察人类社会发展,就是要掌握这样的历史观、这样的辩证法,就要牢牢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必须具有这种理论上的坚定性,否则“就不是共产主义者”。

  有关中国人民所走道路的坚定性。道路的坚定性,是毛泽东写作这篇文章所要表达的一个主要结论。毛泽东坦言,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主要是通过俄国人介绍的;中国人所走的革命道路,也与俄国人相似。毛泽东认为,“俄国人曾经在几十个年头内,经历艰难困苦,方才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有许多事情和十月革命以前的俄国相同,或者近似”,“先进的人们,为了使国家复兴,不惜艰苦奋斗,寻找革命真理,这是相同的”。俄国人所走的社会主义道路以及创立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让“中国人和全世界对俄国人都另眼相看了”。随着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一个崭新的时期”的来临,中国人所要选择的道路,也就有了方向。所以毛泽东坚定地告诉人们:“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也就是说,所走的路,既是从俄国人的探索中得到的启发,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历经艰难困苦自己探索的结果。方向有了,但这条路怎么走呢?毛泽东清晰地指出,中国人民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才有可能取得“基本的胜利”。毛泽东还告诉人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中国自身的实际出发,中国人民找到了这样一条道路:“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毛泽东讲到,从康有为写《大同书》开始到资产阶级的共和国,都不可能找到一条到达大同的路,“一切别的东西都试过了,都失败了”,“唯一的路是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在文中还特别强调,要在所选的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中国人民自己要用人民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不使自己走入反动派指引的错误路上去,并继续前进,向着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前进”。 

  有关新中国政权在制度选择上的坚定性。制度选择上的坚定性,是毛泽东要表达的一个主题,也就是要表达共产党人的制度自信。毛泽东的回答非常清楚,中国共产党所要建立的国家政权的性质,就是“建立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的制度选择,是在这样的国体下确定的,在这个前提下,要建立的,就是一个“伟大的光辉灿烂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回应那些“外国反动派”所诬称中共所要建立的制度为“你们独裁”时,毛泽东干脆利落地说:“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他坦言,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人民民主独裁”,“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这一回答,充分反映了毛泽东在制度设计上的高度自信。他特别强调了这一制度对反动派“实行专政,实行独裁”,而“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的内容,讲清了什么是“人民民主专政”。这样的制度,与那些“骂实行‘独裁’或‘极权主义’的外国反动派”的制度恰恰相反。这种在制度选择上的坚定性,充分反映了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深刻把握和创新发展,是毛泽东在制度问题上高度自信的表现。

  有关新中国政权的人民性。中国共产党所要建立的政权的人民性,是毛泽东特别要表达的观点。中国共产党历来强调,人民立场是其根本的政治立场,为人民服务是根本宗旨。正如毛泽东所说的:“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的出发点。”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通篇充满着人民立场和人民情怀,明确而深刻地回答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权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人民的问题,也清晰地告诉世人这个政权如何对待反动阶级的问题。毛泽东指出:“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有了人民的国家,人民才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毛泽东还深刻阐释了“人民”的概念:“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他特别区分了人民民主的政权对待人民和对待反动派截然不同的态度,“仅仅施仁政于人民内部”。毛泽东还反复提到了中国人民特别是“一般平民”的概念,指出“反革命专政”一直以来对“一般平民”的压迫,“到现在才为领导的中国平民所推翻”。毛泽东所表达的这种人民立场,以及人民意识、平民意识,恰恰是由中国共产党的立场和宗旨决定的。

  善于总结经验是党高度自信的表现

  毛泽东特别看重“转变关头(哪怕是暂时的局部的转变)”的“历史经验”。他还专门提到过,善于总结经验,是党自信的表现,“对历史经验进行了总结,对当前的形势和前途都有明确的认识,因此有巩固的信心”。善于深入总结历史经验并自信规划未来,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开启的一个优良传统,也是这个党每到重大历史关头的一项重要举措。

  党通过总结经验和提出新的主张,向世人讲清楚了自己及其领导的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和前进方向。正如胡乔木在回忆毛泽东写作《论人民民主专政》时所说的:“这是基本问题,必须讲清。讲清就有主动权,否则就没有主动权,没有道理好讲。”

  党通过总结经验和提出一些基本要求,表达出了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进一步强化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正如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这篇文章的开头处所点明的,共产党人有“自己的历史使命”,要实现“人类进步的远景”。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处,毛泽东进一步告诫全党同志:“的事情还很多,比如走路,过去的工作只不过是像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党通过总结经验和深入思考,从理论和实践层面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达到一个又一个新的理论境界,使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伟大构想在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得到了一个又一个创造性发展。

  每到重要的历史节点,为了更好地前进,开创社会历史发展的新局面,中国共产党总要回望已经走过的路,总结党的光辉历程和取得的宝贵经验,提出继续前进的思想主张和政策举措。这是党不断取得胜利、不断走向伟大的一个重要法宝。

  来源:学习时报